Print logo

联邦议会和州议会选举系列活动
移民、民粹主义和全民党的未来

欧洲的政治态势正处于变化之中。民粹主义运动的兴起使欧洲国家组阁更加困难,在德国也是如此。但是,民主制度也全副武装,准备好了迎接挑战。

长期以来联邦议会中只有三个党团...

政党体制逐渐碎片化

联邦德国是且仍将是欧洲的稳定之锚,但是在很多西方民主国家都能够观察得到的政治极化趋势也未能在德国面前站住脚步。最近的难民危机加速了愈加严重的政党体制碎片化,并成为一种长期趋势。对此,政治决策者必须找出应对之法。

...现在增加了一倍

前几十年,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这样的大全民党占据了德国政党格局的半壁江山,1972年支持率达到顶峰,两大阵营共获得91.2%的选票。

1983年绿党首次进入联邦议会,此后便一直居于议会之中。在两德统一期间,前东德执政党统一社会党改组为民主社会主义党。虽然该党长期以来在联邦议会没有发挥决定性作用,但从一开始在东德就有相当多的选民予以支持。2007年与德国西部新建的劳动与社会公正党合并,组成左翼党,广泛存在于全国范围内,是较社会民主党更加左倾的选择。

 

 

赛德尔基金会主席乌苏拉·曼勒讲解各政党的竞选广告

HSS Peking

在这一发展趋势中受到损害的主要是社会民主党,很多支持其的选民将选票投给了其他新党派。2013年基民盟/基社盟在联邦大选中仍获得了40%以上的选票,但社民党只有25%左右。在右翼政党长期缺席政治选择的情况下,默克尔的基民盟继续向左倾斜,以吸引更多社会中层的选民。越来越多的保守选民从而感到,基民盟无法继续代表其利益。

在这种背景下,难民危机在2015年到达了顶点,近100万人来到德国,促使右翼民粹主义德国选择党迅速崛起。2017年该党获得了12.6%的选票,首次进入德国联邦议会便成为第三大党。

小党派的强大导致全民党在选举中获得了历史最低选票。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在2017年联邦大选中获得了33%的选票,虽然获得的票数最多,但是这是1949年之后第二差的结果。社民党获得20.5%,甚至是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建国以来的最差结果。因此,社民党面临的问题是,它是否还能被称为全民党。

博克莱特与中国前驻德国大使梅兆荣(右)

HSS Peking

移民影响政治辩论

[巴伐利亚州议会第一副议长莱茵豪尔德·博克莱特在北京为研究德国问题的学者和前驻德国外交官所做的报告中,阐述了全民党的吸引力下降的原因。

博克莱特先生认为,社会日趋个体化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在日益复杂的世界之中,对少数政党来说,涵盖所有的政治倾向越来越困难。

虽然德国经济形势良好,失业率较低,但是人们软弱、挫败和失望的情绪逐渐上升,特别是在中下阶层中有失去控制的感觉。左右两翼政治倾向的政党针对复杂问题提出简单化的解决措施,因此成为摇摆选民的集中地。

在联邦大选中基本只针对移民问题进行切入的德国选择党成功地动员了大量放弃投票权的选民,并攫取了其他政党特别是联盟党的选票。2013年放弃投票权的近150万选民此次将选票投给了右翼民粹主义的德国选择党。基民盟/基社盟流失的约100万选民倒向了德国选择党,社民党约为50万。

问卷调查证实,年轻的德国选择党的崛起主要归结于,选民对2015年夏以来德国总理实施的难民政策非常失望。支持德国选择党的选民最大的担心在于,德国及其文化会发生改变并逐渐受到伊斯兰教的影响。

全民党争夺选民

德国选择党是否能够长期居于政党体制之内,还要继续观望。由于选择党的大部分支持者表示,他们这样投票是出于对其他政党的失望所致,因此,其他政党可能会因为提出有利的政策而重新赢回所失去的潜在选民。巴伐利亚州执政党基社盟将通过加强巴州内部安全为人们提供稳定而有前景的解决措施,以清除选择党在巴州的政治土壤。

当政党无法再继续依靠大部分选民的支持时,它们就必须争取每一张选票,因此具体的政策内容和首席候选人就变得更加重要。媒体宣传和街头竞选也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代表团与基社盟副主席安吉丽卡·尼伯勒(右三)

HSS Peking

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代表团在德国实地感受到了政治家在联邦大选中的亲民。代表团参加了由德国总理出席的在慕尼黑玛丽恩广场的最后一场集会活动和基社盟的选举酒会,生动地了解了德国本土的政治生活。很积极的一点在于,代表团观察到政治家如何与人民直接接触。政治家在与人民的交流中,不仅能够阐述其政治理念,还能近距离聆听人民的需求。

 

 

投票站的志愿工作是现实民主的体现

HSS Peking

图辛政治教育学院的乌苏拉·穆尼希教授认为,德国仍然具有运行良好的政党体制,其中已有政党要面对新政党并以民主的形式应对各种变化。

虽然政党体制的碎片化从中期来看无法逆转,但如果全民党成功地以人民的需求为导向,那么未来它们仍然能够在德国政治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作者:施小东
翻译:张敬乐